最实用的股权分配秘籍:如何分蛋糕才让人人都满意?(☆☆☆☆☆)

分配股权,即所谓“切蛋糕”,复杂微妙且考验技术。

如果这本书的内容你都没记住,至少记住一点:所有蛋糕,即股权,最初都分文不值。蛋糕本质上就是想法,想法在最初的时候几乎没有价值可言。

想法比比皆是,多到不值钱。只有在被烤成蛋糕后,想法才有身价。有一个人发明了防止比萨饼盒压扁比萨饼的塑料小部件,凭此赚了数百万美元,这样的故事当然是有的。

你或许也听说过某位女士发明了那“叫什么来着的东西”,到夏威夷享受退休生活去了。这些故事要么是都市传闻,要么极其罕见。不管是哪种情况,它发生在你的想法上的概率都微乎其微。

投钱入股的算术题:如何分蛋糕?

在很多(绝大多数)情况下,公司都想筹集更多的运营资本。此时,公司想卖出一部分股权以获得现金,用于公司运营,同时自己保留一部分股权。这是非常典型的情景。当你投钱入股时,你也为公司的价值设立了一个基准。不管投资者为买股权付了多少钱,它通常都被看作判断公司在世人眼中的价值的一个良好指标。

比方说,一位投资者出价100万美元买下50%的蛋糕,那么这块蛋糕现在就“价值”200万美元,前提是投资者投入的钱用于生意运作,而不是转入原始股东的腰包。所以,现在这块蛋糕变大了。

创始人有能力使投资者相信,原来的蛋糕价值100万美元(即“投资前”估值),投资者再投入100万美元,现在这块蛋糕就“价值”200万美元——懂了吗?如果你之前有一半的股份,那么你的蛋糕份额价值50万美元。现在你只有25%的股份,但你仍有价值50万美元的蛋糕。

如果几个月后,有人在下一轮的融资中以3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半个公司,那么现在整块蛋糕就价值600万美元。

原来的蛋糕在投资前已经成长为价值300万美元。现在你的股份,即原来的蛋糕的25%,或新蛋糕的12.5%,就价值75万美元。你的股份从25%降到12.5%,但其价值已经涨到了75万美元。

总而言之,股权的现金价值比其百分比份额要耐人寻味得多。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你的股权份额缩水了,但你的财富增加了。

滑稽的是,人们常常忽视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蛋糕因增值变得越来越大,股权也随之不断增值。认为股权是一种有限资源的人想错了。曾经和我共事的某个人偏执地害怕放弃“所拥有的股权”,害怕到夜不能寐。他是个傻瓜。

只要人们愿意为你公司的股权付越来越多的钱,不管他们拥有的股权份额是多少,其价值都会不断增长。

当然,公司贬值,你所拥有的股份也会贬值。如果刚刚那位投资者为买下半个公司投了100万美元,而不是300万美元,那你的公司就价值200万美元,而你所占的12.5%的股份则价值25万美元。

有时候,公司发行不同“类型”的股权,可能会稀释你的股份价值。本书未论及的可能性还有很多。有些人靠研究这些东西过上了体面的生活——我不是其中之一。

本节的主旨是:专注于提升价值,不要担心所有权比例,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蛋糕的成长潜力超乎你的想象。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想想谷歌、微软、Groupon(高朋)、Facebook和苹果。

你认为公司将来价值多少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平待人,让人人得其应得。

如果你没钱,就用蛋糕支付

还记得我之前提到过的“缺口”阶段吗?如果你没钱,那你可以用蛋糕支付。

在缺口阶段使用蛋糕,意味着你要在真正的价值参考点出现之前,说服人们相信这块蛋糕有价值。你得让人们相信你的商业点子绝妙无比,而且你(在他们的帮助下)有能力在不远的将来将其变为现金。

还有一点很重要,虽然用蛋糕支付能够让你的生意顺顺利利地起步,但你必须小心,不要把蛋糕分成太多块。通常来说,投资者都想投资于一块相对完整的蛋糕。不完整的蛋糕没多大吸引力。投资者想看到的是所有股东都积极、活跃地参与到公司运营中。在你用蛋糕支付报酬的情况下,虽然这并非总能实现,但我们还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做出努力,让蛋糕保持相对完整。

另外一件你要去做的事情是,找到一些愿意为蛋糕而不是金钱工作的人。不是每个人都愿意承担可能永远得不到报酬的风险。然而,你会发现,有很多人一旦认为自己将成为振奋人心的新事业中的一分子,他们就会更愿意获得蛋糕而不是金钱。

有一个词说的就是这些愿意接受蛋糕而不在意金钱的人:“创业合伙人”。

为什么合伙人愿意和你一起住地下室?

创业合伙人是那些愿意为了一块蛋糕放弃现金报酬的人。不管是有趣还是无聊,只要是将一个想法变成现实所必须做的事,合伙人都得承担。不管是舔邮票还是构建战略规划,合伙人都甘之如饴。

合伙人所求不多——通常只想要蛋糕。他们一般都能在条件不好的住处生存下来,车库、地下室和备用卧室都是其成长基地,咖啡厅、大学校园甚至格子间或办公室都是其潜藏之地。

合伙人所需不多。他们足智多谋,能够利用零星信息,一步到位解决大难题。他们的动力来自对成功的渴望。

合伙人是集群动物,他们结伴而行。很少有哪个合伙人能一手包办所有事务,所以他们把蛋糕分一部分给其他合伙人。如果你能赢得优秀合伙人的心,并且只要你本着尊重他人、公平待人的原则做事,总有一天,你的想法会成为现实。

有了合适且搭配得当的生产要素,才能烤出可口的蛋糕。这些生产要素由合伙人提供。顺便提一句,你自己也是合伙人。根据你烤的蛋糕口味的不同,生产要素的种类和数量会有所改变,基本要素如下:

时间时间大概是合伙人需要提供的最重要的生产要素。大多数人都没什么钱,但他们有时间,尤其是在开创事业初期,或者是在他们之前参与烘烤的蛋糕销售或成长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

创 意

合伙人是创意的源泉,他们源源不断地冒出各种各样的创意,产品创意、营销创意、销售创意、运营创意。好的员工带来各种各样的好点子。

人 脉

所有公司都需要可以转化为客户群、投资者、合作伙伴或顾问的人脉。

知识产权

专利权、商标以及其他特定的流程和方法属于知识产权。只要使用这些资产的权利受法律保护,它们就是刚刚起步的公司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是在构建战略性优势的时候更是如此。如果一个人加入公司并准许公司使用自己的知识产权,那么公司就应该相应地给出一块蛋糕,作为对他的回报。

资 金

利用股权蛋糕,你可以得到创业公司需要的大部分生产原料,但并非全部。如果你试着用这块蛋糕买邮票,我敢打包票,邮差会像看疯子一样看你,那你只好在清单上为那成百上千种买不到的东西“贴邮票”(意为做记号)了。你早晚需要筹到钱,资金有现款、贷款和信贷(与贷款类似)几种形式。

现 款

现款用于公司的初期运营,或者支付公司的花费,通常无法得到偿付。这与意义重大的天使投资或风险投资不同,这是让公司起步的钱。当你吸引到重要的大笔投资时,游戏规则就改变了。稍后详述。

贷 款

贷款是指需要偿还的个人贷款,或者是为公司的各项开支或运营提供资金的银行贷款。

信 贷

信贷是指需要员工以个人名义担保的个人信用卡借款或公司贷款。

物资和设备

方便办公的物资和设备包括笔、纸、个人电脑,或者轻松快捷地处理公司事务所需的其他一切物品。判断哪些物资的用途是方便办公的,要看如果没有它们,公司能否正常运作。

基础设施

基础设施包括办公楼、零售摊位、工作室或其他设施,如果创业公司不使用它们,业主通常会拿来出租,以给自己带来收入。

虽然有些要素比其他要素更能创造价值,但对待所有要素都要像对待产生积极价值的要素一样,要一视同仁。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我应该将所有要素都视作产生积极价值的要素?因为你不这样做,就不公平。如果你用股权蛋糕作为报酬,就必须公平。假设一个人为公司做了事,而结果证明,他做这事只是在浪费时间。在这种情况下,你仍然获得了价值。具体地说,你知道了做某件事只是白费时间,将来就能避免。

我有一个朋友(一个创业合伙人),任劳任怨地跟一个家伙干了将近两年,一直遵从这个有控制欲的合作伙伴制定的发展方向。有一天,他那个有控制欲的伙伴心血来潮,决定放弃原来的战略方针,启用另外一套。这个家伙解雇了我的朋友,收回他的所有股权,因为他的工作与新战略不相关。可是,我的朋友又怎能事先知道呢?你们来评评,这公平吗?

哪里有蛋糕,哪里就有让蛋糕变大的合伙人。只要在此过程中能得到公平的待遇,合伙人就乐于分享蛋糕。到最后,如果一切顺利,那么每个人都能分得足够的蛋糕。毕竟事实上,这块蛋糕能无限变大。若创业失败,只要待遇公平,合伙人某天就会卷土重来,东山再起。

如何防止团队士气低落?

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合伙人所求不多。报酬可以用股权蛋糕来支付,或者部分报酬以此种方式支付。合伙人也需要感受到自己是团队中的一分子。他们的成长以团队的接纳为基础,这意味着他们的观点和贡献要得到重视。

提供给合伙人适量的蛋糕是很重要的。如果合伙人得不到足够的蛋糕,他们就会感觉不受重视,遂离群而去。如果给予某个合伙人过多的蛋糕,其他合伙人就会觉得不受重视,不再指望公平,也离群而去。或者更糟的情况是,他们会觉得被轻视了,对团队不抱希望,却留了下来。

当员工不抱希望地留在团队里,团队就会变得怨声载道,士气低落。相信我,这些情绪可以扼杀一家创业公司。

用股权付给贡献者报酬,或者说是切蛋糕,若处理得当,你便能招募并留住勤勤恳恳的合伙人,维持一个健康的合伙人团队。若处理不当,你手下就遍是满腹牢骚的合伙人。

作为一位创业合伙人,我曾是很多团队中的一员,有时候是带头人。我所在的这些团队,能使合理待遇惠及所有人的非常少。

企业家最常犯的错误是在蛋糕烤好之前切蛋糕。根据我个人的经验,90%的人都这样做。他们预先彼此“做交易”,因为他们认为这会避免以后的争议。实际上,他们鲜能如愿。争议永远存在。或许争议是单方面的,你可能永远无从得知,因为另一个人已愤然离去。

我曾和一个不理解成长中的蛋糕这一概念的人一起做生意。他和很多人一样,认为股权是有限的资源。所以,他着手为每一个可能参与到我们事业中来的合伙人切一块蛋糕。他是我遇见的切蛋糕切得最烂的人。不用多说,我不会再和他合作了,也不会再加入任何有他存在的团队。他是个成功人士,但他不太理解何为创业公司的蛋糕,所以他的成功是建立在损害他人利益基础上的。

合伙人向来都是利害相关、成败与共的。

在蛋糕烤好之前切蛋糕会造成太多问题的原因在于,创业公司的变化常在瞬息之间。你永远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也不可能预测到。

我应该交出更多的蛋糕份额吗,还是开发者?我们应该交出等量的蛋糕份额吗?或者按照各自的股权比例,划出一部分给新来者?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也是一场艰难的谈话。

对那些在烤蛋糕之前切蛋糕的人来说,股份定期兑现是一种流行的风险对冲方法。所谓股份兑现,就是你的股权在特定的时间计划下逐步兑现。比如,公司给你2000股,每月月底兑现100股。到第8个月月底,你将得到800股;到第20个月月底,你将得到2000股。此后,你要么再无所得,要么与合伙人协商,以获得更多股份。

人们认为,切好蛋糕并约定在一定时间内兑现就好比一份安全保障,能抵御合伙人撂挑子不干的风险。问题是,你得预先确定合伙人的蛋糕份额,这就意味着你得尝试着预估这块蛋糕的价值。对一家处于缺口阶段的创业公司来说,这套做法可行不通。然而,随着公司的成长,其价值越来越明确而稳固,股份兑现计划便能顺利实施。

公司喜欢股份兑现计划,因为他们认为这份计划能留住员工。员工不得不在公司待够一定时间,才能拿到兑现的股份。一旦员工离开,公司就停止兑现其股份。

股份兑现和期权是切蛋糕的合理方案。

分不好股权,你有可能倒下

有时候,企业家预见到在烤蛋糕之前切蛋糕的问题,所以他们决定在蛋糕烤好之后切蛋糕。这甚至比提前切蛋糕还要糟糕。现在,蛋糕已经烤好了,也有了价值。这会引起合伙人之间的疯狂竞争,每个合伙人都想得到最大的份额。更糟的是,他们现在饥肠辘辘!他们还没尝到过蛋糕的滋味呢!

我的一些朋友曾经开了一家自行车店。他们都付出了时间和精力,而且,他们赚了钱!

他们有了一堆现金,没人知道该怎么处理这笔钱。它属于谁呢?是留给公司运营用,还是几个人分了呢?有些人做的事相对较多,有些人还自掏腰包制作宣传资料。

一个人是所有工具和店面的主人;一个人曾在自行车俱乐部混过,而俱乐部的很多成员都是这家店的顾客。他们费尽心血,却临阵退缩,均分了这笔钱。大家都觉得自己被占了便宜。生意玩完了。

当你在蛋糕烤好之后切蛋糕时,你就会被迫陷入对每个人的贡献做主观判断的境地。你需要重现烤蛋糕时的有效和无效工作。每个人都各持己见,莫衷一是。

有时候,合伙人团队会在对切蛋糕动心起念之前做一点准备工作,比如写份商业计划书。所以,烘烤工作启动了,他们开始看见价值,而大家都想分得自己的那份。再一次地,你会看到一次贪婪的群体争食、一伙怨声载道的合伙人。

不管你是在蛋糕烤好之前还是之后动刀切,你都承担了很高的被队友占便宜或是占队友便宜的风险。这就如同走钢丝,纵然你有着最纯良的本意。

有时候,企业家凭借多年经验练就火眼金睛,一眼洞悉合伙人的需要,找到正解;有时候,他们侥幸化险为夷;有时候,蛋糕成长得太大太快,以至于没人在意自己分得的比例了(就像互联网泡沫时代发生的事一样)。

然而,你不能总是指望这些事朝着有利于你的方向发展,纵使是有着优秀的合伙人团队的好公司,也会因无法避免的错误选择丧失成功的机会。

显然,成功解决股权分配问题的创业公司比比皆是。我所知道的这些公司,几乎都是在价值产生之前或之后切蛋糕。在这些例子中,我几乎可以断定,每家公司中至少有一个参与者觉得受到了不公平对待,或是参与者根本没意识到不公平,因为他们不知道还有更好的方案。

不管是哪种情况,这都是最终会爆炸的雷区。第一个问题会随着敌意的滋长、组织的溃烂而缓慢爆发;第二个问题会在参与者恍然大悟,意识到自己承受的不公那一天猛然爆发。或者,也许不会……

或许公司发展得很好,所有人都选择专注于公司的成功,对自己得到的感到满意。绝大部分成功的创业公司都是在股权分配的难题困扰下熬过早期阶段的。他们只能这样,别无选择。

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不幸的是,很多好主意都因为公司在初期阶段的股权分配而夭折。

一家成功闯过雷区的公司身后,是一大堆因难以跨越股权分配难题而倒下的公司。

我们需要一种方法来防患于未然。

1 评论